过命兄弟,见面却因核心利益不同迅速分道扬镳,为何杜月笙说值了

民国枭雄最大的特点就是懂得顺势而为,在极端情况下不惜做一颗风中摇曳的墙头草,获得生存的契机和发展的空间。

民国枭雄最大的特点就是懂得顺势而为,在极端情况下不惜做一颗风中摇曳的墙头草,获得生存的契机和发展的空间,但这是一般情况下下一般人的选择,在很多时候,有些东西是金钱、名声和地位无法媲拟的,比如说民族气节。

过命兄弟,见面却因核心利益不同迅速分道扬镳,为何杜月笙说值了

杜月笙

上期讲到在淞沪八·一三会战的背景下,日本军方的代表屡次光顾杜月笙的杜公馆,目的只有一个,拉杜月笙下水当汉奸,为此目的,日军情报头子土肥原贤二不惜屈尊亲临,但杜月笙不愧一代枭雄,在对付日本人上面,始终保持了一个中国人的民族气节。

但是,只要杜月笙还在上海滩一天,甚至说还活一天,那么“劝降”工作就不可能停止,主要看是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下去罢了。

杜月笙就像一座大山,让日军高攀不起,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保证出淤泥而不染,比如说他的好兄弟张啸林,上海滩流氓三大亨,张啸林排在末尾居其一。

{!-- PGC_COLUMN --}

但是张啸林这个尾巴做的并不甘心,甚至他自己一直以来都觉得活的憋屈,在外人看来上海滩流氓张啸林最狠,除了狠,张啸林啥也不是,当然就三人在流氓方面达到的高度,虽然张啸林“狠”名在外。

但不得不说成就最高的是杜月笙,其次是黄金荣,在最后才是张啸林,而且这种排名上的差异是有具体的物质条件做参考的,那就是黄金荣起局早,最爱财,因此家境最殷实。

杜月笙善交,朋友聚集五湖四海之精华,同时事业触角除了上不了台面的黄、赌、毒以外当然也是有一定财力的,还有时鲜光亮银行家、实业家这些名头。

张啸林基本上就是一条道上走到黑,干的全是上不了台面的事情,自从杜月笙转行,黄金荣若隐若现,张啸林干到可莫名的孤独和无助,因为他没有别的产业,也没有别的门路,他算是搭锅沿蹭饭吃的,好处?大头都在杜月笙、黄金荣哪儿呢!

也因为这层关系,在发生变故时,杜月笙与黄金荣能够保持一定的从容,张啸林则不一样,他缺乏基本的安全感,如果给予的诱惑足够大,他是有可能放弃本就不高的底线,“百尺竿头更进一步”的。

而且张啸林的困境在抗日战争爆发初期是显而易见的,他本就不多的触角全被日本人捏在了手里,尤其是鸦片,如果不找日本军方,根本就没有货源,同时也没有运输路线和市场。

张啸林的日子难过,当日军的劝降代表找到张啸林时,简直就是雪中送炭,虽然张啸林知道其中厉害,但日军显然打到了张啸林的七寸,不但保证张啸林原来的利益,还对他封官许愿,搞得张啸林头晕脑胀,从来没觉得自己那么重要过。

自然,汉奸的帽子张啸林戴定了,毕竟眼前的舒服是可见的,他本来就没有什么长远打算,而且他还接到了第一个任务,找杜月笙聊聊,大家一起当汉奸可好!

说实话,自打土肥原贤二走后,杜月笙一天好日子再没过过,就在土肥原贤二走的第二天,日本的飞机就奔着杜月笙家来了,在他们家上空给他一个人或者说一家人来了场航空秀。

又是俯冲投弹,又是七百二十度空中反转,低空盘旋杜月笙家的玻璃都给震碎了,威胁之意溢于言表,只留给杜月笙一个信号――你的小命都在我们手里攥着呢,不听话,死啦死啦地!

杜月笙没受过这等窝囊气,自然苦闷,但终究不至于丧失理智,俯首帖耳,在无计可施之际,张啸林来了,杜月笙憋了一肚子话找不到倾诉对象,一般大人物都是孤独的,自然不可能见个人就像阿庆嫂一样絮叨自己的那点“破事”。

这下好了,可以跟“啸林哥”好好说说,商量一下对策,既然说上海滩流氓三大亨,三个人自然不该生分,为什么杜月笙见到张啸林如此殷勤?

正如前面所说,三个人的生活轨迹到了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以后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有越走越远之势,到三十年代中期以后,见面的机会都不多了。

因此当杜月笙听到张啸林来时,简直喜出望外,甚至都忘了张啸林早不来晚不来,在中日战争进行的敏感时期前来,真可能没安什么好心,可以说杜月笙从没有这么欢迎张啸林到自己家来。

俩人一见,杜月笙是拉着张啸林的手,就像情侣一般:“啸林哥,你都多长没上我们家来了,兄弟我想你啊!”

张啸林还是一副混不吝的老样子:“阿笙,如今你是家大业大,老哥哥我无言以对,只能敬而远之了!”

“咦,哥,几日不见,你说话都有水平不少,这文词让你给转的,就怕流氓有文化啊!”

过命兄弟,见面却因核心利益不同迅速分道扬镳,为何杜月笙说值了

杜月笙

“兄弟说啥话嘞,哥哥我如今丫从良,也是正经人!”

张啸林这样说,杜月笙自然不信,仔细端量,那哪没变,狗还能改的了吃屎?杜月笙是没见过。

按说张啸林没什么在杜月笙面前显摆的,但这不是中日战争爆发了嘛!一下子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包括杜月笙不都被人放在砧板上,嗷嗷待宰了!

还是那句话,民国枭雄,个个都是顺风倒的高手,张啸林就耐不住寂寞,趁势跑出来作妖来了,日本的赏识张啸林,把张啸林夸成了一朵花,表示为他的人格魅力所征服,嚷嚷着只有与张桑合作,才能真正的实现大东亚共荣。

张啸林听的云里雾里,大东亚共荣是啥他不懂,但他知道日军许给他的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利益,共不共荣不要紧,只要他张啸林能荣华富贵就行。

心里有了奔头,干起事情来自然十分卖力,张啸林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了不老少,就比如说来找杜月笙这事,其实他自己不愿意来,但这是日本人交办的第一趟差事,不但得办,还得办好,因为大东亚共荣没了他不行。

这时候那些投敌的大人物反而多了几分自在,反倒是杜月笙般的顽抗派,变的与时局格格不入,浑身上下不自在。张啸林见到杜月笙难得的亲得像一家人,反倒是杜月笙,显得十分无所适从。

“啸林哥,最近前线吃紧,我这边处境也十分艰险……”

“阿笙,与其关心前线战事,倒不如多考虑一下你的安危和退路……”

“这个我最近一直在考虑,你应该也知道日军的战机在我家上空飞来飞去,我准备离开上海……”

“离开?”

“啸林哥没想过吗?”

“我不离开,日军已经答应给我政府高位,日本人还说了,只要你不走,上海特别市的‘伪市长’,你我兄弟就还可以做上海滩的大亨!”

杜月笙心头一惊,早就听闻啸林哥已经答应与日本人合作,如今看来是真的了:“啸林哥,跟日本人合作那是卖国求荣,是要遭国人唾弃的!”

有了前面日本人闭门羹的教训,张啸林对于杜月笙的反应似乎早有预料:“唾弃,给日本人当狗腿子就是汉奸,给法国人办差难道就是爱国了吗?”

张啸林一席话,杜月笙竟然无言以对,大道理他也说不出来,但他明白一个道理:日本人法国人虽然都是侵略者,但两个国家本质上还是不同的,法国人重利,只图财不害命,但日本人是要灭亡中国人。

“啸林哥,无论如何不能跟日本一个狗盆子吃屎,日人狼子野心,是要亡我们呐!”

“这些道理张啸林已经听的十分厌倦了,杜月笙不是第一个跟他讲的人,他也烦这个,还没怎么着呢,就给自己弄这么大的压力!”

“阿笙,话说到这份上,你也知道我的来意,为免日后难堪,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咱们就此别过。”

过命兄弟,见面却因核心利益不同迅速分道扬镳,为何杜月笙说值了

杜月笙

说完张啸林就走了,决绝到杜月笙都有点不认识这个与自己打了半辈子交道的人,杜月笙一生都走在富贵险中求的路上,但这一次,他决定跑路!

够硬!拒当汉奸杜月笙一再叫板土肥原贤二,堪称大事不糊涂典范!

想看更多杜月笙的精彩历史故事,赶快关注我们吧!

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历史三日谈

"过命兄弟,见面却因核心利益不同迅速分道扬镳,为何杜月笙说值了"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