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访“撸口子”产业链:他们“从未想过还钱”

这个群体叫撸口子,他们锁定银行信用卡、网贷平台等一切可以借到钱的地方,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进行借钱。

暗访“撸口子”产业链:他们“从未想过还钱”

他们是一个没想过还钱的群体。他们的价值观核心为“撸到钱就没想过还”“撸得越多赚得越多”。

这个群体叫撸口子,他们锁定银行信用卡、网贷平台等一切可以借到钱的地方,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资源进行借钱。最常见的情形是:一个身份证在上百个平台融过资,有数十个待还款,其中若干逾期,绝大多数是信用黑户。

《中国经营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撸口子群体生产出两条灰暗产业链,一条产业链以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信用卡套现者为参与方,原本正常的刷卡行为变成套现行为;另一条产业链以金融机构、帮助放款的助贷机构、掌握了所谓“黑科技”并进行售卖的网贷中介。

是何种心境、环境促成这一群体,其背后又折射出怎样的行业样态?随着记者的调查,逐步解开撸口子群体的灰暗人生。

暗访“撸口子”产业链:他们“从未想过还钱”

“从未想过还钱”

其实最早撸口子一词源于赌博圈,现已演绎成为在借贷行业中的一种非合规的借贷行为。而这个链条里,借款人往往由于征信不良、收入不足等问题,无法通过正规机构的风控标准获取资金,所以只能通过私贷渠道,即找“口子”。在某个微信群里,群友小康晒了一张短信截图,截图内容为在某借贷平台成功借贷2000元,同时在群里留言称“撸口子成功,就不准备还了”。

记者通过与小康交流走近了小康乃至他背后的灰暗人生。

之所以灰暗,只从小康的一句口头语“就没打算还钱”,征信和金钱已经处于双重透支状态。在小康的介绍下,记者加入了一个名为“东方华尔街”的微信群。“只要进了群,里面比我厉害的老哥多了。”

“最紧急等着用钱,有什么好方法?”记者问。

群中小王随即给记者发了以下一段话,“如果需要贷款,请说下你的资质。征信怎么样?信用卡几张?哪几家银行?额度多少?用卡多久?有没有逾期?逾期多久?芝麻分多少?网贷平台做过哪些?手机是否实名制?”在回答了一连串的问题后,小王强调,“资质没有问题,就看你想借多少钱吧。”

当记者质疑只要回答几个问题就能这么快拿到钱时,小王随即给记者发送了一张截图。截图上,小王给对方备注的信息为“完美人生,15万”,内容为对方给小王转账5000元。

“我网贷撸了40万元,两年没还。”小王说,“我现在已经是专业干这个的。每做一单业务需要提点15%,长期合作可以降为10%。”

据小王透露,只需要提供身份证信息和手机通话服务密码就可以贷款,而之所以需要这两个信息,是为了便于其随时找到借款者收取贷款手续费。同时他提示记者说,“放款三个月内,你会经常收到催收电话,但是不接就可以了,三个月后就不会再打了。”

交谈中,当记者流露出对借钱不还引发后果的担忧时,小王连忙为记者打气,“就你这个资质,撸个四五十万不还没问题,前一段时间,有人想买房找我,一下就撸了30万元。我们也会根据你的资质给你选择平台。你这种没怎么借过钱的,大平台都没问题”。

在调查中可以看出,下款速度催生了撸口子群体对借钱行为的“上瘾”。据记者粗略统计,微信群内有3成的群友手机里借贷类APP高达20个以上。

记者了解到,相比网贷平台,目前只有少数几家信用卡存在撸扣子的机会。小康随即发来一个银行信用卡撸口子的链接,“先把卡刷爆,不要留钱,如果卡里有额度,反而贷款额度会变少或者归零。所以超限最好,下载APP查看额度,有额度就立刻可以操作。”小康表示,信用卡撸口子最重要的是时机。“今年以来,银行对于授信额度审核把关严了不少,还是网贷平台更容易。”

那么,撸口子真得可以不还钱?小康告诉记者,一方面大家寄希望于平台倒闭,另一方面也有群内“大神”研究法律。“比如债权转让,债务外包之后走法律程序不会有任何一方会站出来承认。”

对此,冀华律师事务所刘锦辉律师表示,首先,从民事责任方面,逾期不履行还款义务,借款人、借款企业及企业主要负责人将被列入失信人名单。根据《关于在一定期限内适当限制特定严重失信人乘坐火车推动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意见》等系列文件及各省市实际做法,列入失信人名单的借款人将被限制消费,出行受阻,子女入学接受教育及就业等均会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影响。刘锦辉同时表示,“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规定,借款时便有骗取他人财物的故意,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拒不偿还借款,数额较大者,将涉嫌合同诈骗罪。而撸口子大军由于信用有限或者规避责任等等情况,所借金额数目一般为5000以下,称不上‘数额较大’。”

击鼓传花式的灰色链条

从借贷到想方设法不还贷,撸口子像击鼓传花一样带动了“行业内部”发展。

除了撸口子的“套路”之外,记者还看到了撸口子培训课程。在群里,也有人称之为征信“洗白”。通过小康的介绍,记者在一个微信名为“疯狂山羊分析师”的撸口子培训师处了解到,线上课程已经越来越成规模。记者随机打开一个名为“【提额技术】实战突破银行信用卡无砖提额操作过程,6000直提5万”的课程链接,课程仅上线几天,就已经有3001人加入。课程简介为“汇集全中国金融技术、口子信息,实时更新!你喜欢哪家平台,告诉我们,我们给你买来!”屏幕下方为该课程价格,单价398元,也可以开通会员,会费同样为398元。

相比撸口子中介收取手续费,培训师表示,平台不会参与用户分成。“我们只专业卖课程,其他的不参与。”

而这种撸口子网课正在公开化的趋势。记者在QQ群搜索栏搜索“口子”二字,立即弹出一则名为“网贷最新口子”的网络课程,广告语为“3分钟下款口子,最高2万元”。而该课程显示为“信融培训”出品,下方还有交流QQ群和微信群二维码。记者看到,仅这一门4分钟的课程,就有671人次浏览过。

刘锦辉认为,“一旦该群体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专门教授套现及灰色融资课程的个人和组织,就有可能成为典型的帮助犯、将被一同定罪量刑。”

根据《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蓝皮书(2018)》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我国信用卡累计发卡量7.9亿张,当年新增发卡量1.6亿张,同比增长25.9%;在授信额度上,2017年信用卡卡均授信额度提升至2.12万元。中国信用卡的人均持卡量在2017年有所提升,为0.57张;另外,中国信用卡半年未偿还逾期金额为 663.11亿元。截至2018年上半年,A股上市银行披露的信用卡刷卡交易量逾13万亿元。

对此,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邵科表示,对于信用卡撸口子而言,属于消费贷的范畴。“撸口子对于行业影响,首先还要看是否风险可控。其次,监管部门应该着手出台个人信用报告,整合征信信息,多方面考评个人征信体系。”

业内人士表示,最近受市场环境影响,借款人和借款金额相对已经下滑,业务门槛相应提高,许多诸如网贷、小贷都停止放款了。而网贷中介存在一种渠道模式,其中二级渠道商就是这种为借款人提供借款服务的中介。此外,信贷市场的规模已经收缩很多,业内人士以某省一家金融机构为例解释道,去年一个月,这家金融机构在省内一个市的放款量高达5000万元,今年全省的放款量也才1000万元。

大环境下,网贷平台放款量其实一直在收紧,那么,撸口子群体为什么还能够借到钱?辽宁省社科院研究院张思宁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借款人和借款金额相对已经下滑,业务门槛相应提高,许多网贷都停止放款了。而网贷中介存在一种渠道模式,其中二级渠道商就是这种为借款人提供借款服务的中介。此外,信贷市场的规模已经收缩很多。以辽宁为例,省内有多家助贷机构,虽然总体行业放量在缩紧,但是由于行业没有统一标准,导致这一群体会在各个平台之间流动。”张思宁认为,“对于信贷机构而言,撸口子群体能不能趁机拿到钱,主要看金融机构对信贷机构坏账率的控制。但是对于一些网贷平台、小贷公司而言,则由于限制不多,可能会让信用黑户有可乘之机。”

在张思宁看来,一方面网贷平台需要扩大业务量,另一方面难免会遭到撸口子。“目前,二者之间还很难平衡矛盾,加强监管的同时,也需要网贷平台自身能够加强约束。”

3月13日晚,记者在撸口子微信群收到一则做业务群友的信息,“3·15前后,所有业务暂时停止。”

暗访“撸口子”产业链:他们“从未想过还钱”

推荐阅读

点击大图 | 最新!70城房价出炉!这座三线城市领跑全国

推荐阅读

点击大图 | 讲个鬼故事:吃药就能变聪明

"暗访“撸口子”产业链:他们“从未想过还钱”"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