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将远行的人,回东北煤矿老平房,外屋地、炕沿边,咱再喝一杯酒

即将远行的人,回东北煤矿老平房,外屋地、炕沿边,咱再喝一杯酒

今天应邀去大哥家位于大通沟的平房家里吃饭,沿途一望无际的苞米和黄豆地里散落着一群群的牛和羊,牛在缓坡,羊在陡坡,越接近农村,空气越好闻,停下来朝着牛群打个口哨,只有一头好信儿的抬头瞅了两眼,其他高冷牛该嘎哈嘎哈,头不抬眼不睁。

即将远行的人,回东北煤矿老平房,外屋地、炕沿边,咱再喝一杯酒

路上经过一片国营饭店和商店,那是我们小时候的记忆,如同来到了某个片场,国营商店上写着“保障供给,发展经济”,那时候找媳妇儿如果碰上个商店卖货的,别提多牛掰了,如今这里已经闲置多年,旧时的营业员也都退休了,此一时彼一时啊。

即将远行的人,回东北煤矿老平房,外屋地、炕沿边,咱再喝一杯酒

来到大嫂家,两位嫂子已经在外屋地忙活老半天了,一开门就闻见妈妈菜的香味儿,真幸福,那是一种夹杂着爆锅、葱姜蒜、酱油的味道,俩人各司其职,忙而不乱,看我们进来了,还有嘴逗咳嗽,顿时满屋子飘起了欢声笑语。

“马勺里炖的啥啊?”“没长手哇,自己掀开瞅瞅呗”“啧,你看你这厨子咋一点儿不懂礼节呢,我是象征性地问问,你这家伙上来就把银家好奇的小火苗呲啦一下整灭了,透透地……”“要不你就扒蒜干点儿活,要不就赶紧进屋摆凳子去嗷……”

哎呀,鸡爪子,这菜大嫂拿手哇,经典下酒菜,她烀的鸡爪子,火候正好,不过分烂,也不过分硬,连里头的筋都带滋味儿,拿出去卖就是金牌鸡爪子,可惜啊,你们吃不着哇,这玩意儿限量供应,一会我替大伙多搂几个吧。

这平房闲置挺久了,没事儿想找感觉时,大家还会聚回来,把炉子点着,小卖店买点酒,马勺掂对俩下酒菜,实在犯懒就直接缸里捞点儿小咸黄瓜,切根香肠,整两瓣蒜,也就是一顿了,二嫂摊鸡蛋呢,整个柿子炒鸡蛋(番茄炒蛋),喝完酒用它拌饭,贼盖。

大嫂跟我说:“告你嗷,今天有个压轴菜,我和你哥在山上亲手抓的,冻起来了,过年也没舍得吃就等你们来……”“啥啊这么神秘?”她一揭锅盖……哎呀妈,我差点儿蹿起来,娘啊,大蛤蟆,而且都是母的,不行不行不敢吃,一会儿别搁我面前,瘆得慌。

炕沿边支个靠边站圆桌,几个菜摆巴摆巴,就妥活儿了,猪肉是自己家养的笨猪,300多斤,鱼是自己从水库里捞的,炸了一下,外酥里嫩贼拉有鱼味儿但不腥,越瞅这盆蛤蟆越运气,不敢提前脑补别人吃它的场面。

地上放着几箱啤酒,不是啥好酒,喝得是心情,和对的人在一起喝,啥酒都好咽,假酒除外。

“瓶起子呢?”黄哥一把接过来酒瓶子,咔一下就给咬开了,江湖上人称“瓶起子终结者”,大家都说这么整牙就坏了,他非犟:牙这玩意儿跟脑子一样,老不用就不好使了,得给它机会。

黄哥给大嫂倒上一杯小米酒,大嫂是大厨,今天辛苦啦,我问大嫂的酒量咋样,她说到现在不道自己酒量,基本没醉过,这样不好,费酒,喝酒喝不出晕乎的感脚等于失败啊,这一豪言整得我们这些酒渣子顿时默默无语了,瞅着酒杯发呆,对大嫂的景仰之情……呼呼往外冒,堵都堵不住。

明天就正月十四了,过了十五大家便分道扬镳,这几天抓紧聚聚,感觉总有说不完的话,唠不尽的嗑儿,家里再破败,从外地漂泊一年回来的那一身尘土,只有家里这杯酒才能涤净,也只有看见家乡的满目疮痍,才能咬牙再度扛起行囊,走吧,为自己拼出一个好未来,如果家乡又朝一日能再振雄风,只需轻声召唤,我等枕戈待旦,即刻回来。

"即将远行的人,回东北煤矿老平房,外屋地、炕沿边,咱再喝一杯酒"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