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克兰之耻,颜色革命催生了新纳粹势力

乌克兰本土并不仅仅存在西方派和亲俄派两股势力,在这两股势力之外,还有一股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民族主义集团。

乌克兰本土并不仅仅存在西方派和亲俄派两股势力,在这两股势力之外,还有一股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民族主义集团。

这就是乌克兰的极右翼分子,他们的观念非常保守,对内推崇班德拉主义,主张乌克兰建立一个强硬的右派政府,甚至不排除建立军政府。对外与俄罗斯反目成仇,主张全盘去除俄罗斯和苏联时代的影响。在对待西方的立场上,他们不排除与西方合作,但要求在贷款,援助等方面减少妥协。

乌克兰之耻,颜色革命催生了新纳粹势力

(乌克兰极右翼势力)

这就是乌克兰的民族主义者,在他们看来,不仅仅是顿巴斯的俄罗斯族和作为邻国的俄联邦应该被视作敌人,就连现在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也因为软弱无能,屡战屡败,向西方让步而应该受到惩罚。如今,极右翼势力在乌克兰已经成为了一道毒瘤,并在2014年广场革命后不断膨胀。

至少在2014年亚努科维奇被推翻之前,没有哪一届乌克兰政府敢在正式场合接触班德拉主义,替二战罪人洗白。但在2014年后,乌克兰政治家为了反俄,纵容了这些极右翼势力的存在。这让乌克兰一时之间成为了整个欧洲右翼力量最强大的国家。

尤其是在顿巴斯战争中,乌克兰军队不断吃败仗,波罗申科为了解决兵源不足的问题特意开放了民间组建私人军团的法令。民族主义分子趁机组建了近万人的部队。其中,又以“亚速营”和“右区”最为活跃。

乌克兰之耻,颜色革命催生了新纳粹势力

(乌克兰“右区”)

这些右翼势力组建的武装组织参加了顿巴斯战争,在战争中多次虐待和杀害平民,战俘,手段十分凶残。但是真打硬仗的时候战斗力并没有多高。仅仅是杰巴利采沃围歼战,就有数百名右区,亚速营武装分子被击毙和俘虏。

在战争结束,双方停火后,尾大不掉的右翼势力又将矛头对准了乌克兰政府。他们组建了自己的政党,并在今年推出了自己的总统候选人。相比乌克兰传统的西方派政客,这些民族主义者有自己的武装力量,其支持者大多是狂热的青年男女,在表达方式上非常野蛮粗暴。即便是美国,也曾考虑是否应该把一些乌克兰右翼团体纳入恐怖组织名单。

为了表现自己的热情,乌克兰“右区”组织曾在2017年到2018年夏季对乌克兰警察部门进行袭击,暗杀了十几名他们认定有罪的警察部门领导者。他们也对波罗申科总统进行了几次暗杀活动,甚至就在波罗申科近期外出演讲时一拥而上,逼得波罗申科选择逃跑。

乌克兰之耻,颜色革命催生了新纳粹势力

(波罗申科受右翼势力威胁,打断拉票活动逃跑)

对于东部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人来说,极右翼势力的存在比任何西方派政治家都要可怕。他们更粗暴,更不讲理。顿巴斯战争期间,东部武装一旦抓了亚速营和右区的人,往往先用一阵拳打脚踢教育然后游街示众。而普通乌军俘虏一般只是语言训斥和游街。顿巴斯的俄族群众,以及乌克兰的少数民族对他们恨之入骨。

可以说,乌克兰右翼势力泛滥的种子是西方和乌克兰西方派政客播下的。他们迟早有一天也会被这些人反噬,就像凡尔赛体系改变的那位奥地利画家一样。

"乌克兰之耻,颜色革命催生了新纳粹势力"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