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也能入空门

皇帝乃万金之躯,治理万民,享尽世间荣华富贵,极端热闹;和尚却不问世事,清心寡欲,欲修金刚不坏之身,极端冷静。

帝王也能入空门

——梁武帝萧衍

帝王也能入空门

皇帝与和尚,是人生的两个极端:皇帝乃万金之躯,治理万民,享尽世间荣华富贵,极端热闹;和尚却不问世事,清心寡欲,欲修金刚不坏之身, 极端冷静。凡夫俗子要想走到其中的任何一端,都非易事,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就足以令人咋舌了,更遑论兼具两个极端了。

而总有一些超凡之人能做出一些水火相容、匪夷所思的事情,南北朝时的萧衍便是一个创造奇迹的人。这个在史书中被称为“六艺备闲,棋登逸品,阴阳纬候,卜筮占决,并悉称善。……草隶尺牍,骑射弓马,莫不精妙”的全才君王,还有着历代皇帝少有的才情。

萧衍的宗教生涯比较曲折,他也曾和“山中宰相”陶弘景一起沉迷于道教,当佛教在中原大地日渐壮大后,他在了解佛教教义之后毅然转投入佛教。萧衍的儿子萧纲在诗歌《相官寺碑》中对当时的佛教盛况有详细的描述。

帝王也能入空门

真人西灭,罗汉东游。五明盛士,并宣北门之教;四姓小臣,稍罢南宫之学。超洙泗之济济,比舍卫之洋洋。是以高檐三丈,乃为祀神之舍;连阁四周,并非中官之宅。雪山忍辱之草,天宫陀树之花,四照芬吐,五衢异色。能令扶解说法,果出妙衣。鹿苑岂殊,袛林何远。(《萧纲《相官寺碑》节选》

大意是:佛教在西方逐渐衰亡,僧侣们开始踏上东行之路,弘扬佛法。那些擅长佛门五种学问的高僧们一起宣讲佛法,盛况空前,超过了当年孔子在洙泗之间的聚徒讲学,甚至堪比舍卫国佛事的盛大与壮观。同时,佛教建筑不断增多,规模越来越大,从“高檐三丈”到“袛林何远”,便是对这一现象的真实描述。到处是天国似的美妙风景,只要在此仙境般的寺庙里修行,便能修成正果。

帝王也能入空门

萧衍成为最虔诚的佛教徒,然而,他对自己的虔诚度还不满意。于是,在公元527年三月八日,萧衍前往同泰寺第一次“舍身出家”。他脱下皇袍,穿上法衣,为僧众执役。荣华富贵可以放下,但是帝王的身份却是“上天赐予”、无法舍弃的。三天之后,萧衍返回皇宫,大赦天下,并改年号为“大通”。

此后,萧衍曾多次出家,而且出家的时间一次比一次长。到后来,他甚至要求朝中大臣给同泰寺捐钱方能赎回自己。

凭借帝王的身份,萧衍将佛教推上了国教的位置,一时间人们奉佛成风,修建佛寺、铸造佛像,成为人人热衷的大事。单就寺院而言,仅(今江苏南京)一处就有五百余座,而且每座均“经营雕丽,奄若天宫”,故而,诗人杜牧有“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诗句便不足为奇了。

"帝王也能入空门"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