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菜难吃的他竟然赚了大钱

毕业后,陈宇托门路走关系,到东风街道办事处的食堂里,当上了厨师,虽说挣的不是太多,但旱涝保收啊。这天,陈宇下了工,刚走到街上,早已候着他的石晓岩就喊道:“陈宇,过来喝两杯!

做菜难吃的他竟然赚了大钱

陈宇和石晓岩是烹饪学校的同班同学。毕业后,陈宇托门路走关系,到东风街道办事处的食堂里,当上了厨师,虽说挣的不是太多,但旱涝保收啊。石晓岩就在街上租下一间店面,雇了两个杂工,开上了小饭馆。

这天,陈宇下了工,刚走到街上,早已候着他的石晓岩就喊道:“陈宇,过来喝两杯!”陈宇走过去说:“喝什么喝,你不做生意啦!”现在正是傍晚时分,正是上客的时候,是饭馆里最忙碌的时候。可陈宇探头一看,石晓岩的饭馆里空空荡荡的,两个杂工正坐在角落里玩儿手机呢。石晓岩不容分说,把他拉进来,按到一张椅子里,说道:“你等着,我去炒你最爱吃的菜!”

不过一刻钟,一盘辣椒海蛏子就端了上来,果真是陈宇最爱吃的菜。石晓岩又炒了两个小菜,一个腊肉瓜条,一个剁椒鱼头,陈宇都挺爱吃。石晓岩又开了一瓶酒,杯子里一倒,两个人就边吃边聊开了。

半杯酒落进了肚子里,两个人就扯开了话头儿。陈宇奇怪地问道:“你的饭馆里咋没客人啊?”石晓岩正等着他问这句话呢,顿时大倒苦水:“我开错了时候啊。现在上头正反腐败呢,谁还敢公款吃喝啊。原本以为干部们能养活我,谁知道他们也很少出来吃饭。”

陈宇连连点着头说:“是啊,是啊,花自己口袋里的钱,都心疼啊。”

石晓岩眼睛一亮,凑近了陈宇,小声说:“兄弟,你帮我个忙呗。”陈宇一愣:“啥忙?”石晓岩从怀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塞进陈宇手里,依然是小声说道:“你放心,我绝对亏待不了你。咱知根知底的,你还信不过我?”石晓岩知道那信封里是钞票,见到这么多钞票,自然动心,但还是有些担心,就说道:“我就是一个厨子,能帮你多大忙啊?”石晓岩说:“就你能帮我。”陈宇就不客气地把钱收起来了。

石晓岩的主意很简单,就是让陈宇把饭菜做差点儿,干部们吃不下去,就得出来吃了。他的饭馆紧挨着街道办事处,干部们出门就奔他的饭馆,他的生意好了,那就有钱赚了。

正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陈宇收了石晓岩的好处,自然得按石晓岩的主意去办。这也是手到擒来,把饭菜做好吃那是难比登天,做难吃还不易如反掌啊。从这天开始,他再炒菜的时候,不是做咸了,就是做淡了,不是放错了佐料,就是少放佐料肉发白,最过分的一次,是他炒菜的时候脑子短路,往里面倒了一瓢凉水,那菜还怎么吃啊,可他还是给端上来了。

饭菜难以下咽,干部们只好出去吃,石晓岩的饭馆生意就好起来了。吃饭这个事情是有效应的,中午有那么多人吃,被人看到了,就觉得那里饭菜好,然后就跟进来品尝。食客越多,赶来凑热闹的也就越多,生意也就越好。

看到石晓岩的饭馆生意那么好,陈宇心里就有些发酸。你大把大把地赚钱,可不就显着我不成了吗?他就又好好做饭了。饭菜一好,干部们又回来了。本来嘛,单位食堂里的饭菜要比外面便宜得多,还不用排队等着,何必要到外面去呢。

石晓岩一看干部们都不来了,就情知是陈宇又做好了饭菜,赶紧找到陈宇,悄悄塞上了一沓钞票。陈宇一看到钞票,乐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毫不犹豫地答应了。石晓岩小声说:“你给我帮忙,我每个月都给你这么多。”陈宇点头应着。

陈宇又把饭菜做难吃了。干部们只好又出去吃。石晓岩饭馆的生意又好起来。干部们也不是傻子,看到食堂的饭菜如此反复,就确定陈宇不是做不好饭,而是存心不好好做饭,那就不干了,给食堂提意见啊。

做菜难吃的他竟然赚了大钱

主管食堂的是后勤科的冯科长。他接到这么多意见,就找陈宇来问情况。陈宇早就想好了,说今年雨水大,菜的质量不好,养殖户们不知道在饲料里添加了什么,肉也没味儿了,就连油也不如以前的好吃了。他已经尽了力,但能从市场上买来的就是这些食材,他也没办法呀。冯科长也没再说啥,转身就走了。

冯科长提出了一个解决的办法,就是提高价格,争取给大家买到更好的食材,做出更好的饭菜。征求干部们的意见,干部们都不说话了。不说话,那就是不支持呗,冯科长没再提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转眼到了年底,陈宇就打定了主意,要跟石晓岩好好谈一谈。饭馆的利润是明摆着,他一算就能算出来,石晓岩这一年得赚了十万八万的,那可比他挣的多多了。虽说也给了他两万多,但他觉得还不够,得再往上提提。

他还没找石晓岩,石晓岩倒先找他了,让他晚上去坐一坐。陈宇爽快地答应了。晚上下了班,他就来到石晓岩的饭馆里。石晓岩炒了几个菜,倒了酒,端起来跟陈宇一碰,感慨地说:“兄弟,感谢你这一年来的照顾。见外的话咱不说了,都在这酒里了。”他一口干了酒,陈宇也跟着干了。

陈宇得把话题往他的路子上引,就笑呵呵地问道:“明年你准备大干了吧?”石晓岩却摆了摆手说:“不干了。”陈宇惊得眼珠子险些掉下来:“啥,不干了?”石晓岩叹了口气说,没法干啊。二房东见他挣了钱,眼红啊,要给他涨4万房租。他算了,累死累活干一年,也就纯挣六七万,再给二房东4万,他就剩两三万了。那他还不如给别人去打工呢,当个厨子,一年怎么也得挣个四五万呀,也比自己干省心呢。

陈宇生气地说:“二房东真黑,一下子就涨4万。他想钱想疯了吧?”石晓岩苦笑着说:“更逗的是,有人看中了我的饭馆客流量大,还答应了他的条件,把房子租下来了。”陈宇惊得瞠目结舌。

房子一到期,石晓岩就收拾东西,退房走人了。

陈宇心里一直有个迷惑,不知道是哪个傻瓜蛋以那么高的房租租下了房子呢。这天傍晚,他下了班,路过房子时,见里面亮着灯,也有人影晃,他就走进来。进了门才看清,是冯科长和一个小伙子。那小伙子说道:“姐夫,我跟租户保证了,你们食堂可别把饭菜做好了。没了你们的干部做引子,这饭馆的生意很难做。”

冯科长摆摆手说:“你放心吧,我给他不好的材料,凭他再有本事,也做不好吃。咱们也笨啊,早没想到这招儿,不然早赚翻了。”小伙子说:“原先就想把房子租出去得了,省心省事儿,现在不是想多赚点儿了吗,那就得想想主意啦。他们这一折腾,就提醒我了,咱也照方抓药啊。这间涨了,那几间我也得涨。姐夫,你放心,我亏待不了你。姐夫,我看也没啥可收拾的,明天就让他们来装修,咱们走吧,好好喝两杯。”冯科长高兴地说:“走,喝两杯!”

陈宇连忙闪到隐蔽处。这时,他的心里真像是打翻了佐味瓶子,五味杂陈啊……

出自《故事林》杂志

2019年03月上半月刊

栏目:好故事

原文标题:《知根知底》

作者:于小渔

图|来源网络

"做菜难吃的他竟然赚了大钱"的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