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与病

钱与病·阿紫·和文友老张相识20多年了,年前老张一再邀我去他家坐坐,我一直不得空,不料年后住院,住院部就在他家斜对面。

钱与病

·阿紫·

和文友老张相识20多年了,年前老张一再邀我去他家坐坐,我一直不得空,不料年后住院,住院部就在他家斜对面。

“能用钱解决的就不是问题。”“钱是什么?身外之物!”得知我这病花费不少,老张发了不少类似的微信安慰我。他是写“心灵鸡汤”的,劝慰人方面是把好手。

然而一连过了好几天,直到出院他也没来看过我,他说他忙。我知道他在单位早已是“退休前”状态,任个闲职,何忙之有?何况多少年来他一直有晚饭后散步的习惯,散步必经我病房窗下那条小路……

许是担心我向他借钱?他知道我去年理财亏了一大笔,而且刚买了房,如今又要治病。看来钱虽是身外之物,却能引起喜悦、忧惧之类复杂的心理反应,绝非无足轻重。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我并不怪老张。虽然我绝不至于向他借钱,但作为上有老下有小的一家之主,他考虑到财务风险也是对家庭负责任的表现。

好在资产配置上,我还是考虑到了突发状况,无论什么时候都留有一定数量的银行存款。有位病友要做一次心脏手术,虽然他有四套房,却几乎没有存款,只得紧急卖掉一套。几天之内要找到买家,可想而知只能贱价出售,何况过户手续复杂,拖着病体去办这些事,很是不便。

开车有路怒族,病房里的“病怒族”也不少。常有些病人开口就骂人,护士都不敢和他们说话。其中颇有一些除了病痛,还受到了来自账单的情绪干扰。

“花了这么多钱,居然一点效果都没有,完全是骗钱……”那天,同病房的赵大妈向医生护士发了飙。和她同一天做同样手术的病友老王,自称视力恢复明显,而她没有什么改善。这就意味着她的治疗时间会很漫长,要花更多的钱,因此引发焦虑,几晚上没睡着。

“儿孙自有儿孙福,你少操些心,就会恢复得快一些……”病友老柳劝慰她,一下子找准了她发怒的根源,赵大妈的怒气顿时泄了。赵大妈退休金本不低,但相当部分用于支援儿孙,所以对花钱敏感度很高,常常因此激发“怒点”。赵大妈这样的老人,病区里着实不少。

出院那天,我去大厅结账。来到缴费处,只见岳父、大哥早早就等候在那里,原来他们是来抢买单权的。看着我们在窗口前“扑腾”,争着往里面塞银行卡,其他病人和保安都面露笑容,或许他们觉得这是很温馨、养眼的一幕,不同于酒店里抢单的俗套。岳父、大哥和我平日里思想理念完全不同,常有互相看不惯的时候,不过君子和而不同,这种场合就看得出一个“和”字了。

大多数人一辈子没法功成名就,一生中最大的收获或许就是结识了一些有缘人,他们让你的人生变得有趣、温暖。相比于他们,钱真的只是身外之物……

"钱与病"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