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成君:做了汉宣帝的皇后又怎样,还不是自尽身亡!

这话对霍光很合适;霍光是娶妻不慎,霍成君是嫁夫有误,霍光英雄一生,为大汉王朝立下了不世功勋,皇帝都扶立了好几个,可惜最后落了个身死之后,家族灭门的下场。


霍成君:做了汉宣帝的皇后又怎样,还不是自尽身亡!


文:木木(读史专栏作家)

人说,结坏一头亲,坑害三代人,这话对霍光很合适;霍光是娶妻不慎,霍成君是嫁夫有误,霍光英雄一生,为大汉王朝立下了不世功勋,皇帝都扶立了好几个,可惜最后落了个身死之后,家族灭门的下场,而一代皇后霍成君最后只能自尽身亡。

霍成君:做了汉宣帝的皇后又怎样,还不是自尽身亡!


霍成君是霍光的小女儿,她的生母是霍显。

霍显是霍光元配妻子东闾氏的陪嫁婢女,古代小姐出嫁,都会从娘家带几个婢女做帮手,一来到了婆家有人照顾、照应,二来,必要的时候,把婢女送给丈夫做妾还可以帮助自己在宅斗中巩固自身力量,所以,婢女霍显后来就成了霍光的妾室。

可惜,霍显不是平儿和紫鹃,顶多就是个宝蟾,她一方面善于奉承男人,把霍光哄得对她很是宠爱,在元配妻子东闾氏留下一个女儿去世后,没有续娶门当户对的小姐做妻子,而是直接把霍显升职成了正房夫人。霍显这能耐,放在现代,就是一厉害的小三!

另一方面,霍显对于权势很是热衷,自己从女婢做到了当朝大将军夫人还不算,还一门心思妄想着做皇帝的丈母娘,这样,她才好继续更肆无忌惮地耀武扬威、作威作福。

实在想不通,那么英俊不凡,神人一样的霍光,怎么会喜欢霍显这种女人,整个一暴发户,还贪心又狠毒。

汉宣帝刘询拒绝迎娶霍成君做皇后,霍光生了一下气就想通了,不纠结这事了,可是霍显想不通,她是不达目的不罢休。

所以,她一直在找机会,找许平君的茬,但是没找着。

等到许平君再次怀孕,霍显暴跳如雷:我女儿还在这没着落呢,她倒好,一个接一个生孩子,凭什么?

许平君待产时受了风寒,刘询选了一批官员的有生产经验的妻子们进宫帮忙照料,这里面就有颇通医术的宫庭警卫淳于赏的妻子淳于衍。

要说这淳于赏也是个多事的,他老想升官又没有机会,一看自家老婆要进宫去侍候皇后了,就出了个昏招,让自家老婆去霍光府上,在霍显面前卖个好:你就说你要进宫去了,以后就是皇后跟前的红人了,这样霍夫人就会高看咱们一眼,只要她在霍将军面前说句话,我就可以挪挪窝,升了一级二级的。

淳于赏想得挺美,他以为攀上了皇后,霍家就能对自己好点,他哪里知道霍家可不待见这皇后了,所以淳于衍按照丈夫的指点来拜见霍显,实际上给打瞌睡的霍显送枕头来了。

霍显高兴得笑出声来了:机会来了。

她对淳于衍保证:你丈夫的事包在我身上,今天就跟大将军说,但是,你也得帮我办一件事。

霍显让淳于衍趁皇后生产时给她下毒,淳于衍吓坏了,连连摇头。

霍显不屑地说:求人办事还一点诚意都没有,这对你来说又不是什么难事,本来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上打转,皇后身体那么弱,就算是生孩子死了,也不会有人想到是你做了什么手脚,瞧你吓得那样儿。

淳于衍为了丈夫的升官,抖着胆子答应了。

霍成君:做了汉宣帝的皇后又怎样,还不是自尽身亡!


许平君生下了一个公主,果然产后身体虚弱需要服药调整,淳于衍利用为许平君准备汤药的机会,将附子加入其中。许平君喝下汤药后,不明原因地难受,去世了。

皇后死得不明不白,刘询自然是要查的,这一查,线索就到了淳于衍身上。

霍显得知了消息,这才慌了神,万一淳于衍把自己招供出来了可怎么办?

她赶紧一五一十告诉了霍光,霍光大为光火,也大为惊慌,他知道自己这个老婆为所欲为,仗势欺人惯了的,但是他没有想到霍显居然胆子大到敢毒死皇后,这可是灭族之罪。

想来想去,霍光决定为了老婆和霍家,昧着良心去劝说刘询接受许平君生产而死的说法,把淳于衍从狱中弄了出来。

淳于衍出来了,霍显给了她:二十四匹蒲桃锦、二十五匹散花绫,每匹都价值万钱;一串走珠、钱百万、黄金百两;又帮她盖起了府第、送了她家数不尽的奴婢。

可是淳于衍不太满意,她终于知道自己给霍显帮了多大的忙,所以决定这点补偿远远不够,真是有其夫必有其妻,跟她丈夫一样不知道满足,而且她嘴碎,少不得经常发发牢骚。

淳于衍的后知后觉是因为,许平君刚刚落葬,霍家就赶紧把女儿霍成君送进了皇帝的后宫,她再傻也知道霍家为什么要毒杀许平君了,她觉得自己差点搭上小命却只得到这些补偿,不够。

要说这霍家真是一点都不体谅刘询的丧妻之痛啊,那可是他最心爱的妻子,念旧的刘询心里的伤啊。

而且刘询是在民间长大的,他和许平君是平民小夫妻相处来的,和那些在皇宫、王府里长大的皇子皇孙们不一样,刘询知道生孩子是怎么回事,他亲身经历过许平君给自己生下长子刘奭,所以,说许平君是生产丧命,他压根不信,只不过迫于形势,不得不装作相信。

以刘询的聪明,他不会想不到许平君的死于霍家之间的关联,而且,慑于霍光的权威,刘询不能立他的长子、许平君的儿子刘奭为太子。

就是因为这样的心理背景,虽然入宫第二年,霍成君就被立为皇后,但是刘询和霍成君之间没有夫妻之情,他们只是一对各怀心思的互相虚情假意的夫妻。


识君之时君已娶,见君才知是此生!据史载,霍成君虽很痴情宣帝,然权力弄人,终成悲剧。

或许霍成君对刘询有情,但是刘询对霍成君没有,他只是忌惮霍家,不得不娶她为妻,立她为后,对她百依百顺,让霍家继续权势滔天。

其实,霍成君也挺可悲的,如果不是霍家小姐,说不定她能得到刘询的真心;但是因为她是霍家小姐,所以,她得不到刘询的真心。

而且霍成君这个皇后做得也很努力,她听说许平君对上官太后很孝顺,她也有样学样,每五天去一趟长乐宫,孝顺年轻的叔祖母。

只是,上官太后一点也不想见到霍成君,一点也不想被霍成君孝顺,每次霍成君一出现,上官太后就紧张得全身发抖;霍成君一端汤送菜,上官太后就慌得赶紧起身道谢。

因为,一来,上官太后是霍成君的同父异母的姐姐、霍光前妻东闾氏的女儿的女儿,论辈分,上官太后要把霍成君叫“小姨”,做外甥女的被自己的亲姨妈叫祖母,这滋味!

二来,当年因为权利斗争,霍光把自己的儿女亲家、上官家灭了门(许平君之父许广汉,正是在这起政变中被人偷藏了麻绳,拿不出绳子来捆上官家的人而遭殃的),求上官太后每次见到灭门仇人女儿的心里阴影面积?

霍成君这哪里是表孝心,这分明是去“迫害”上官太后啊。

霍成君一心想让刘询对她印象好点,可是刘询喜欢的是许平君那样勤俭节约、生活简单的,不是霍成君这样生在富贵乡,花起钱来不把钱财当回事的。

霍小姐本来就被霍显娇惯纵容得会花钱、排场大,当上皇后之后,更是大排场,车马仪仗盛大无比,发赏钱如下钱雨,刘询冷眼看着,什么都不说,也没有表示不悦。

所以,表面上,刘询与霍成君很是恩爱,亲热,可实际上,刘询心里的、对于霍家的不满,越来越多,越来越多,他一直在强子隐忍,因为他还没有与霍家抗衡的实力。

而且,霍家的如意算盘是等霍成君生下嫡子,就扶立为太子,然后继续掌控刘家皇室的朝政。

这一点,刘询也想到了,所以,虽然他和霍成君很恩爱,同房次数不少,甚至很多,但是在在长达三年的时间里,霍成君就是没有怀孕,反倒是后宫里华婕妤、张婕妤、卫婕妤……接二连三,一直有人生孩子。

霍成君纳闷,霍显纳闷加着急,霍光也纳闷,也着急,但是霍光去世了。

霍家也就出了个霍光,后继无人,想想也是,有了霍显这种老婆,还能指望什么呢——她生不出好儿子来,别人生的儿子她又不待见,不会让霍光培养提携,这个局面,等于是在给刘询帮忙。

压在头顶上的大山终于没有了,刘询心头说不出来的轻松,按说刘询登基时已经十七八岁,可以亲政了,霍光不给;许平君死后,刘询迎娶了霍成君,霍光还是不归政,如今,终于亲政的刘询,才算是真正做了皇帝。

刘询隐忍了多年的不满,终于宣泄:

1.如愿以偿地册立了结发之妻许平君的儿子、七岁的刘奭为皇太子,并大赦天下;

2.终于了却心愿地升了许平君的父亲许广汉为平恩侯;

3.不动声色地暗地里加快了从霍氏家族爪牙手里争回皇权的步子,将霍氏家族所有掌握军政大权的人都调离了长安城,军权给到与霍家有仇的官员、许氏家族和祖母史良娣家族手中。

不知死活的霍显还在为刘奭当了太子而大为不满,当年是许平君挡了她女儿做皇后的道,被她毒死;如今是刘奭挡了她没影儿的外孙做太子的道,所以也该死。

霍显教霍成君去毒死刘奭。

可是刘询早就因为许平君的死吸取了教训,防着她们霍家了,刘询为儿子刘奭精心挑选了一名忠心耿耿的保姆,凡是霍成君给刘奭送来的事物,保姆都会先试吃,验证安全之后再给刘奭吃,霍成君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而且,大小姐霍成君肆无忌惮惯了,一点也不掩饰她对于刘奭的厌烦和嫌弃,刘询每每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保持平静,这个被霍家逼出来的演技派啊。

霍家人长期以来横行霸道惯了,失去了权势,他们很有些失落和不满,就开始不停地发牢骚,然后动心思想要夺权。

霍家召开家族会议,霍山等人认为应该从新官员手里抢回本属于自己的位置,至于那个为人廉正的丞相魏朝,不要去惹。

而且霍山还万分不解:我们霍家这些年是嚣张了点,但是民间传言我们毒死了太子生母许皇后,这也太脑洞大开了吧,我们怎么会干这种事。

霍显到了这个时候,不得不再次像当年对霍光坦白一样,对霍家子侄们坦白了当年毒死许平君的事,霍山等人傻眼了:我的妈呀,原来真是咱们霍家干的,你咋不早说捏,我们军权全都交出去了,这下惨了,皇上一定不会放过我们霍家的!

事已至此,咋办呢,只能干脆反了——就算现任皇帝不追究,下任皇帝那可是许平君的儿子,能不追究杀母之仇吗,霍家还有活路吗?

那还等什么,商量咋干呗……

但是,家族会议这种活动,还真是特别容易惹祸的,为啥呢,参与的人太多,每个人心思都不一样,很容易泄密啊!

所以,霍家要造反的事情立即就被刘询知道了,刘询等的就是霍家的狗急跳墙,一网将还没有来得及造反的霍家打尽了,全部诛灭。

然后就是二十三岁的霍成君被废,五年皇后生涯恍如一场梦,她孤零零地搬进了冷宫昭台宫;

十二年后,刘询居然还记得她,看到她还没死,下令让她再搬到比昭台宫更凄凉的“云林馆”去住,霍成君干脆自尽了。

霍成君的人生,真会应了那一句:不是你的,就别强求;强求来的,也不长久,反而还给自己招祸。


"霍成君:做了汉宣帝的皇后又怎样,还不是自尽身亡!"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