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日草食纪——健康美味野蛮生长

“喂,我包了青果,你这两天有没有空,有空就过来拿,没空我给你送去”。青果之所以会呈现出那么独特的颜色,是因为它的原料之一是一种在当地被称为“青”的植物。

“喂,我包了青果,你这两天有没有空,有空就过来拿,没空我给你送去。”电话铃声响起,那头传来的是母亲暖暖的声音。”不知道多少年前开始,每年这个时候我都会收到这样一通电话,妈妈为我准备了礼物,在我们诸暨极为常见的青团青果,饼状的甜馅青果,饺子状的咸馅青果,是我一直以来的挚爱。

春日草食纪——健康美味野蛮生长

青团的深绿中带点青黄,不管是咸的还是甜的,都皮薄馅多,勾起人的食欲。哪种口味香味,和颜色都令人垂涎。青果之所以会呈现出那么独特的颜色,是因为它的原料之一是一种在当地被称为“青”的植物。 “青”的学名叫“艾草”,我们当地以它和大米为原料制作的清明祭祖小吃,在有些地方又被叫做“艾米果”,它其实也是“艾草青团”的一种。艾草在我们的祖先那儿,是宝,是最质朴最没架子没身份地位区别的宝物。它不但可以食用,还可以入药,甚至还能辟邪。帝王将相少不得它,平头百姓也用得起它。艾草在医家看来,是一种“医草”,药用价值非常丰富。昔日李时珍的父亲李言闻就把质量最上乘的艾——蕲艾,与人参的价值相媲美。

春日草食纪——健康美味野蛮生长

春日草食纪——健康美味野蛮生长

艾草总是长在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在我们浙江诸暨市泄源山里水乡农家乐,在葱茏春意间,除了枝头的春花烂漫,还有艾草一朵朵贴着地面摇曳。风吹过,叶片翻转,你若蹲下仔细瞧,就能看到它的叶背表面有一层白绒绒的毛。此时你可以拿出剪刀,从艾草的根部剪下,不一会儿就能装满满一袋。有了原材料,你就能带回去着手准备青团的制作了。民间还有用艾草给孩子沐浴的习俗,一把艾草,一锅热水,一色浓绿,一盆温暖。这是母亲对孩子,长辈对晚辈最真切的祝福与祈愿;是用来抵御人世灾祸的郑重仪式。

另外一种不得不提的野菜,便是马兰头。春来野菜香,农村田野里小路边许多野菜悄悄探出了头,马兰头便是其中一种。它的生命力十分旺盛,常常一大簇一大簇的出现。数量又多,农村人春天经常挖来吃,第二年它照样又生出很多,因此是一道颇受欢迎的野菜。新鲜马兰头有淡淡涩味,焯水后食用为佳,可以包饺子,凉拌,做汤。不过最家常的做法还是马兰头拌香豆干,马兰头洗净泥沙,焯熟后切碎,香干炒熟后切碎,和马兰头拌在一起,加入香油、蒜、盐、鸡精、白糖等调料拌匀,清爽开胃,不管是下饭还是吃粥,都是再合适不过了。

采艾草,做青团,剪马兰头,这仿佛和过年时贴春联一样,是一种民族仪式感,然而随着现在生活节奏的加快,随着越来越多的人们离开乡村,这种仪式感似乎渐渐被人淡忘了。在浙江泄源山里水乡农家乐,还存留着这样一片净土,等待着您来细细翻阅品味这份独特的《草食纪》。

"春日草食纪——健康美味野蛮生长"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