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勇敢女学生曾与ISIS作战,回国后被判入狱

丹麦女狙击手乔安娜·帕拉尼加入了库尔德妇女保护组织,试图与ISIS作战。她的勇敢导致她在丹麦被判9个月监禁,并被悬赏100万美元捉拿她的首级。

乔安娜·帕拉尼(Joanna Palani)后来写了一本回忆录,详细描述了她在叙利亚、库尔德斯坦和伊拉克当狙击手的经历,她说,她回到丹麦比战争还要艰难。

丹麦勇敢女学生曾与ISIS作战,回国后被判入狱

丹麦女狙击手乔安娜·帕拉尼(Joanna Palani)加入了库尔德妇女保护组织,试图与ISIS作战。她的勇敢导致她在丹麦被判9个月监禁,并被悬赏100万美元捉拿她的首级。

1993年帕拉尼在海湾战争期间出生,诞生在拉马迪沙漠的一个伊拉克难民营。帕拉尼最初是库尔德人,三岁时,作为难民配额计划的一部分,她得以移民到丹麦。

尽管她现在生活在一个更加安全的社会,不需要再害怕武装分子、入侵或未经宣布的爆炸,但帕拉尼觉得自己作为荷兰公民不合适。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帕拉尼认为,以女性的名义、以她的家乡库尔德背景为荣耀打击Isis,才是她真正的归属。

的确,乔安娜·帕拉尼(Joanna Palani)回忆说,“甚至在我来到丹麦之前,我就对自己许下了一个承诺,要做出改变。”这是我三岁时的计划,那时我只是个在沙漠中挖洞取水的小女孩。”

据《新阿拉伯人》报道,帕拉尼从小就发誓要改变世界,停止战争。2014年,21岁的她从大学辍学,便前往叙利亚旅行。

后来担任保护库尔德妇女狙击手单位,这一种体验,使她的第一本书,一本回忆录名为《自由斗士:对抗伊西斯在叙利亚的前线》,但作为一个未经批准的士兵,她被判入狱九个月,100万美元赏金。

对于《狙击手》的作者乔安娜·帕拉尼(Joanna Palani)来说,所有这些令人不安的后果都是值得的,因为她相信自己的决定都是基于保护自己的道德,“为女权、民主——为我作为一个丹麦女孩学到的欧洲价值观而战”。

由于文化和政治原因,帕拉尼的家人不得不离开伊朗的库尔德斯坦。主要是伊朗前最高领导人霍梅尼强迫他们这么做的。“我的家人反对霍梅尼对逊尼派库尔德人发动的‘伊斯兰战争’,他们为此付出了沉重的鲜血代价,”她说。“我的父亲和祖父都是自由斗士……到最后,我们不得不离开克尔曼沙,前往拉马迪。”

对帕拉尼和她的家人来说,丹麦是一个全新的世界。随着她进入青春期,她开始意识到她的祖国的父权文化,她感到这种文化扩散到了整个中东地区,她开始渴望将性革命与军事行动结合起来。

然后,帕拉尼回到库尔德斯坦,寻找其他和她有相同感受的人,准备改变她三岁时的自己。

她解释说:“我从十几岁开始就是一名激进分子破坏者,但在叙利亚的最后一场战斗中,我成了一名狙击手。”“我在库尔德斯坦和库尔德境外接受了多个组织的训练。”

在中东,帕拉尼是解放一群被绑架的雅兹迪女孩的力量的一部分,这些女孩在伊拉克作用是“性奴”,据你所知,她还在叙利亚与阿萨德作战。

丹麦勇敢女学生曾与ISIS作战,回国后被判入狱

乔安娜·帕拉尼正在检查她的望远镜。

她说:“当我们准备解放ISIS性奴的房屋时,我们有这样的说法——一名战士牺牲去营救,但许多战士会回来继续战斗。”

然而在丹麦,乔安娜·帕拉尼却被视为危险人物。

当然,她的生活选择的严重性对她的社会地位产生了永久性的影响,包括在国际上和家庭内部。她很清楚,战争可能会使她处于危险之中,但她没有预见到,由于她的顽抗,她会被自己的家人赶出去。”

也许最令人心酸的是帕拉尼承认,战场上敌人的恐惧、危险和仇恨,与她回到家乡后被自己的社区视为误入歧途的异类而抛弃时的痛苦相比,微不足道。

事实证明,返回欧洲比她想象的要困难得多,尤其是因为丹麦政府判处她9个月的监禁,加重了她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原因是她作为一名非正式军人参加战斗,禁止她离开丹麦,并吊销了她的护照。

丹麦勇敢女学生曾与ISIS作战,回国后被判入狱

帕拉尼具有中东妇女和丹麦公民的双重身份。

“出于对西方世界的尊重,我打扮起来不像丹麦人,所以对我来说,作为一名平民,在这里像平民生活很正常,但这对我来说格外困难,”帕拉尼哀叹道。

乔安娜·帕拉尼(Joanna Palani)没有钱、没有住所,也没有社交圈,她觉得,就连本应帮助战士重返社会的丹麦政府,也让事情变得更加困难。

她说:“我从来没有任何人出现在我的庭审现场。”这片土地,我曾为它冒着生命危险,现在却毫无理由地要夺去我的自由。我试图从自己的账户里取钱买食物,差点在银行被逮捕。到目前为止,我既没有银行卡,也没有学生证——严格来说,我现在什么都没有。”

虽然许多从战场上归来的战士或激进分子都得到了导师和心理咨询,以便重新融入丹麦社会,但这位前狙击手却感觉被无情地排除在外。

她说:“各国政府必须确保他们的反激进主义项目取得进展。“别人得到了照顾,而我却受到了惩罚,我不是为我自己的信仰或国家而战,而是为被伊斯兰组织危害的外部世界而战。我不能否认这个决定完全是我自己做出的……我需要坚持下去,保持高昂的头。”

虽然帕拉尼目前正试图解决她的法律问题。尽管她的回忆录是在充满压力、失眠的夜晚、抑郁和社会反弹的时期写成的,但写作给了她希望。

“如果我的故事能引起人们对中东性革命的关注,我会很高兴,”她说。“我希望其他女孩能站出来讲述她们的故事。”

"丹麦勇敢女学生曾与ISIS作战,回国后被判入狱"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