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书法家的作品倍受追捧,但写的一个字,遭到了后人的唾骂

北宋的书法界有“苏、黄、米、蔡”四大书家的说法。因为苏东坡这句话,《宋史》就说:“襄工于手书,为当世第一”。


有位书法家的作品倍受追捧,但写的一个字,遭到了后人的唾骂

北宋的书法界有“苏、黄、米、蔡”四大书家的说法。

这苏,是指苏东坡;黄是黄庭坚;米是米芾;蔡是蔡襄。

按说,“苏、黄、米、蔡”,苏排第一,即苏东坡的成就应该是最高的。但苏东坡却认为自己远比不上蔡襄,说蔡襄“行书第一”。

有位书法家的作品倍受追捧,但写的一个字,遭到了后人的唾骂

因为苏东坡这句话,《宋史》就说:“襄工于手书,为当世第一。”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蔡襄死后没多久,又出现了另一个姓蔡的大书法家——北宋末年的著名巨奸蔡京。

蔡京和蔡襄都是仙游人,但蔡襄家在仙游枫亭乡东垞村,而蔡京家却是仙游东镇蔡垞村,两家素无瓜葛,并不同宗。

蔡京出道之初,为了自抬身价,就到处吹嘘自己是蔡襄的族弟。

实际上,单就书法论,蔡京没有必要用蔡襄的名气来炒作自己的,因为,他在书法上的造诣比蔡襄高多了!

原本来排名在蔡襄之上的米芾,初见蔡京的字,就拍案叫绝,自叹不如。

蔡京很快就淹没了蔡襄在书法上的成就,人们再称“苏、黄、米、蔡”的时候,“蔡”变成了指蔡京而不是指蔡襄了。

一时间,世称:“天下号能书无出其右”。

绍圣年间,蔡京任代理户部尚书,有两个下级官吏非常恭敬地侍奉他。某天,天气炎热,这两个家伙找来两柄白团纸扇一左一右为蔡京扇风。

有位书法家的作品倍受追捧,但写的一个字,遭到了后人的唾骂

蔡京内心感激,无以为报,就要过了扇子,信手在扇面题上了几句诗。

有了这几句诗,扇子立时升值。

这两个家伙把扇子卖给了一位亲王,各得了两万钱。

两万钱,在当时是普通人家一年的花销。

可以说,这两个家伙是幸运的,赚大发了。

但蔡京更幸运,更赚大发了。

因为,买这两把扇子的亲王,就是后来的风流天子宋徽宗赵佶。

宋徽宗是历史上有名的书画家,因字结缘,认识了蔡京,对蔡京的书法崇拜得不得了,登上帝位后,使劲地重用蔡京,任蔡京为相。

蔡京有才无德,进入了北宋政府中枢后,大力打击异己,营私结党,把朝廷搞得乌烟瘴气。

宋徽宗即位之初,鉴于朝内党争严重,曾选年号为建中靖国。暗示自己要致力于平息党争。

但经蔡京这一胡搞乱搞,朝政更乱了。

通常,朝政越乱,皇帝就越喜欢改年号。

建中靖国的年号仅仅用了一年,宋徽宗就坐不住了,改年号为崇宁。

话说,在南北朝时期,有一个名叫库狄干的人发明了一种名叫“穿锤”的写法,写崇字的时候,一笔写到底,“山”字的一竖穿破下面的宝盖,一坚到底,然后一个小弯,成了“小”字的竖钩。

蔡京是书法大家,当然知道有这样的写法,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来显示自己的博学,当堂提笔书写“崇宁”二字,把崇字一笔写到底。

这一新颖写法,博得了朝堂上的一片叫好声。

可是,没几年,北宋宗室离乱、宋徽宗父子被金人俘掳,北宋王朝宣告灭亡。

人们回头再想,觉得事情坏就坏在了蔡京“穿锤”写崇字这一环节上了。

可不是?蔡京一笔下来,就用“山”字的一竖把宗给破了,宗室给破了,国家可不就得灭亡?!

于是,大家都唾骂蔡京是个扫帚星,写字写坏了北宋国运。

这还不算,数百年后,大明崇祯皇帝即位,当时的内阁提出了四个年号,分别是:“乾圣”、“兴福”、“咸嘉”、“崇祯”,让崇祯挑。

崇祯皇帝好死不死,一眼就相中了“崇祯”二字。

后来,大明王朝灭亡了,崇祯身死煤山。

人们就说,崇祯年号和宋徽宗的崇宁年号接近,不祥啊,宗已经被山破了,无怪乎帝位被金人的后裔满清人取代了。

实际上,北宋和大明的灭亡,主要是政治上的举措不当,非关年号,更非关蔡京写的崇字。要知道,满清皇太极大清国建立时用的年号就是崇德啊。

"有位书法家的作品倍受追捧,但写的一个字,遭到了后人的唾骂"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