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长城的存在 被大清朝掩盖了二百年

万里长城的起止点都在哪,这是一个常识问题,很长时间以来,人们一般知道的是“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

万里长城的起止点都在哪,这是一个常识问题,很长时间以来,人们一般知道的是“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不过在2012年,这一常识被改写,国家文物局已经在《长城保护报告》里权威发布,明长城“其主线东起辽宁虎山,西至甘肃嘉峪关”。由此万里长城又向东延长了一千多公里,丹东虎山是万里长城真正的东端起点也成为了学术界的共识,教材因此也做了相应的修改。

辽东长城的存在 被大清朝掩盖了二百年

之所以长时间内辽宁地段的长城被各方面忽略,一是因为在明朝始建时,这里的长城是被称为“边墙”的,《明史·兵志》,“请修筑宣、大边墙千余里”,也就是“辽东边墙”。另一方面就是满清入关之后,为保护其“肇兴之所”、“发祥之地”,于是在辽东划定了汉人禁入的禁区,于是明代长城的辽东部分建筑本身被改为了“柳条边”,而且对于“文字狱”得心应手的满清还刻意掩盖辽东长城的存在历史,其名称都被删除,比如《盛京通志》中的《盛京舆地全图》,就只画出了一条“柳条边”。

不过此举在民间没什么用,因为在辽宁很多拥有长城的地方,至今还保留着与长城有关的地名,比如不少市县都有二台子、三台子等等这些地名,一般而言都是与长城的烽火台有关。

辽东长城的存在 被大清朝掩盖了二百年

我们说的明朝时候的辽东并不是现在意义上的辽宁省的东部。明朝辽东镇是明“九镇”之一,被称为“九边之首”。它的控制范围包括,东起鸭绿江西至山海关的现今辽宁省的大部地区。

辽东长城何时开始修建的,史书上也并没有给出太具体的时间,一般都认为始筑于明成祖永乐中罢海运以后,但对修筑情况和位置走向又语焉不详。

“躬出巡边,自山海关直抵开原,高墙垣,深沟堑,五里为堡,十里为屯,烽燧斥堠,珠连璧贯。”(《全辽志》卷四)这里说的是提督辽东军务的王翱,虽未提长城,但字里行间的意思也就是在明英宗七年,也就是1442年,从山海关到开原修建了一连串的防御工事。

王绵厚认为,根据《辽东志》及其他史料记载,定辽卫指挥毕恭是修筑辽东边墙的第一人,始于正统二年(1437年),最先修筑的是辽河河套地带的“广宁(今北镇)至开原”段。

辽东长城的存在 被大清朝掩盖了二百年

在《明宪宗实录》中首次提到筑“辽河内边墙”,“自永乐罢运后,筑边墙于辽河之内,自广宁东抵开原七百余里。”

这一“实录”内容引自明宪宗成化年间辽东边将邓钰的奏疏,其中提到最早修筑“辽河内边墙”是在“自永乐罢运后”,这应该就是辽东长城修建年代的上限。这在清康熙年间杨宾所著的《柳边记略》中得到了印证。该书讲道:“(辽河套)明宣德以前皆属边内,自毕恭立边墙,遂置境外。”

《全辽志·边防志》也有记载,“至毕恭立边后,将辽河套置于境内。”

毕恭,在《明史》里无传,《全辽志卷四·宦业》中对他的事有记载,他生在绥中,不过先人是闯关东过来的,祖籍在山东济宁。他不仅最先主持修建了辽东长城,而且还主持编撰了《辽东志》,是保存至今的第一部有关东北地区史的综合性文献。

身份只是一个小小百户的毕恭算是在大明朝边境局势紧张时脱颖而出的,史书载,蒙古部落“拦劫驿站”,“入境剽掠”,而“辽东边备废驰”,“守军城堡散落,不相呼应”,可见当时辽东边墙的修建与长城的作用一样都是防御蒙古部落南侵。

对于辽东段长城的作用,潘承彬在《明代之辽东边墙》中说:“有明一代,自王翱、毕恭而下,汲汲于辽东之经营,倚山筑墙,依水建栅,堡台墩空之属间里而起。使士卒得望峰相引,合阵为抗,以有定之兵,而制无定之寇,以此防夷,似已得策。”

"辽东长城的存在 被大清朝掩盖了二百年"的相关文章

热门关注